追蹤
爸爸來我們家玩
關於部落格
作家吳錡的個人部落格
  • 3332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1

    追蹤人氣

讓 座

 

讓  座

作者:吳 錡

  最近喜歡上了爬山健行,固定在每週四由領隊發通告,週末在不同的定點集合。為了讓家人給我的封號「坐家」破局,我不輕易放棄每次登山的機會。

  「捷運」是我們最常搭乘的交通工具。參加爬山之前我對捷運是陌生的,記得第一次在淡水漁人碼頭健行回家的路上,我覺得口渴,從背包掏出了水壺想喝口水,幸而同行的好友提醒,在捷運車上飲食是要罰錢的,我這才知道坐捷運還有這麼多規矩。也才發現;我雖是資深的台北市民,但對台北的瞭解實在有限。

  可能我們這群爬山的朋友個個活潑健康,雖然每個人都有資格坐博愛座,但被讓座的機會並不多。記憶中只有一次,在淡水往新店的捷運線上;因為假日的關係,人顯得比較擁擠,我們幾個穿梭一陣之後才站妥了位置。沒一會兒,坐在位置上,看起來像在大學讀書的幾位年輕人,交頭接耳了幾句後,一起站起來讓座。突然的被禮遇,讓我們不太適應,婉拒了他們的好意,後來是真的感覺到他們的誠意,我們才勉強的坐下來。其實當時的心情有些複雜,一來覺得安慰,年輕人願意讓座的越來越多,二來有些感慨:歲月不饒人,我們也走到了這個年齡。

  爬了一個下午的山,這時能坐下來歇個腳喘口氣,還真是感恩。但我還是不以為然,總以為我們當中,一定有一個人看起來特別老,所以別人才讓座。想著想著我眼角自然的瞧向了那位今天臨時插花加入的新朋友,他長年旅居海外,歷經滄桑,雖與我們年紀相仿,但乍看之下,他比較顯老。對!我們是沾了他的光,因為之前我們這些人沒有被讓座的經驗。想通了,我坐得也舒坦了些。

  又是一個晴朗的週末午後,我背上了行囊,準備去關渡集合。搭捷運的人不多,但也沒空位,我找了個合適的位置站穩了下來。坐在我對面的也是一位斯文的年輕人,像是大學畢業沒多久的樣子。

  車子迅速的行駛,短暫的停靠,沒幾分鐘到了古亭站。 通常要去南勢角的旅客會在這站轉車。坐在我面前的年輕人站起來表示讓座的意思。我問他:「要轉車啊?」他笑而不答,只紅著臉搖了搖頭。那顯然就是純讓座了,那上次的那頂「敬老」的光環非我莫屬?越想就越沈重。

  關渡站到了,那讓座的年輕人還杵在那兒,我揮揮手跟那位懂禮貌的年輕人說再見。

  電扶梯緩緩而下,我居高臨下跟先到的隊友打招呼。當我走進大夥兒當中的時候,有位隊友小聲的告訴我:「你的拉鍊沒拉。」這下該我臉紅了,從我家到關渡,一路走來,豈不……怎麼會呢?實在太難為情了,難怪那位年輕人會讓座,面對這樣的景觀,那豈不是如坐針氈嗎?虧得他還忍了幾站,換做我,不知會如何面對這種窘境?可能閉目養神是一種辦法吧?所幸那天不是站在女士的面前,否則就更難看了。

  經過那次經驗以後,我就沒遇到有人讓座的情形,尷尬的記憶裡,唯一值得安慰的是,那頂敬老的光環肯定不是我的。還有就是提醒自己:搭捷運永遠要站在男士面前,誰知道這種事還會不會再發生?
 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