爸爸來我們家玩

關於部落格
作家吳錡的個人部落格
  • 3327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我兒吳弟

首先得為牠準備專屬的寢具、玩具、餐具,狗糧…。再得帶他去獸醫那裡打預防針,植晶片取得合法身份,然後全家得排班照顧;溜狗、洗狗、餵狗…。生活作息也隨之調整。我從一個不養寵物的人,如今成了逢人就大談狗經的狗爸爸,變化之大,連我自己都覺得不可思議。雖然養狗絕不是件輕鬆事,但養狗的樂趣多多,特別是養了條人見人愛的狗狗。

吳弟叫人喜愛是有原因的;食色性也,狗不例外,但他吃相斯文,沒見他狼吞虎嚥過,雖然他長得有點像狼。當大人吃零食的時候,他會安靜的坐在你身旁,以眼神訴求分享的興趣。必要時,他會將小腦袋擱在你大腿上撒個嬌,卻從不強求。

聰明的吳家小弟也有使壞的時候,例如主臥與和室因是木質地板,一般是不准他進入的。但不止一次,他「不慎」將玩具扔進臥室,想以取回失物的姿態走入禁區,藉以試探我們的尺度。當他數次闖關失敗,清楚雷池無法越過後,同樣的把戲就才不再上演。

他待人友善,凡能進入客廳的來賓,他都會溫柔的走近,以不打擾的姿態,輕輕聞聞客人的味道,搖搖尾巴以示歡迎。但非一視同仁,遇有陌生人士靠近宅院,或不明車輛要暫停門口的時候,他會狂吠不已,直到他們離去。身負吳家警衛責任,他是非常盡忠職守的。但也有缺點:如果你下班回家,在家門附近遇見鄰居寒暄幾句,他也會吼叫,直到給他個擁抱為止。吃醋,是缺點嗎?見仁見智囉。

他很愛乾淨,不會在家裡製造任何髒亂,有時腸胃不舒服的時候,也會先發出作嘔的聲音,甚而拍門提醒,直忍到門開了,才衝到院子吐出來。還滿懷歉意的守候一旁,待我們清理完了以後才離去。

我們毫不懷疑吳弟是以「人」自居的,他非常善解人意。有次他大哥挨我的訓,坐在沙發上難過,不一會兒吳弟默默的湊近去安慰他。另一次他二哥打球扭傷了腳,躺在床上喊疼,吳弟奮不顧身的一躍而上,親吻打氣。前些時我們夫婦接受某雜誌訪問,攝影師來家拍照,正在客廳調整位置的時候,我們吳弟安靜的走到我身旁坐下來,煞有介事的等候入鏡,大有當「人」不讓的意思。那麼自然,那麼自信的模樣,弄得大家開心極了。

吳弟也是和事佬,有時我和妻討論事情,嗓門兒大的時候,他也會遊走兩造之間以表關心,大有「看在我的面子上你們就算了吧!」的意思。而當他受了我的指責,就跑到媽媽那裡尋求安慰,他會把脖子抬的高高的,讓她一邊輕撫他的胸毛,一邊斜視我的反應。大有那種;「那人不愛我,大有愛我人」的意味。

有時我們太專注電視畫面了,他會走過來,用鼻子頂起主人搭在沙發扶手的手,腦袋一仰,手會順勢下滑到他的背,自己再往前移,讓自然下垂的手,不必移動就由頭撫摸到尾,然後他自動調個頭再來一次,一再反覆樂此不疲。書上說聰明的狗有五歲小孩的智慧,我絕對相信。可能吳弟有這份自負,反而他與其他的同類相處的情況,不如我們想像的熱情。但這不表示他沒朋友。

吳弟的朋友是隻變色龍,他們常在院子裡玩追逐的遊戲。他們很有默契的互動著,變色龍常故意靜候吳弟的反應,你追我跑,追急了就閃入花盆與花盆縫裡,逗得吳弟乾著急,確定吳弟沒輒了,就又出來挑釁,玩得差不多了,自動收兵明天見。開始時我們都很驚訝,日子久了也就見怪不怪了。直到一天吳弟對著花盆叫,又轉頭對妻叫,妻走進才發現,他的朋友變色龍死了。既是他的朋友,我們也得善待,妻就順手把牠埋在花園裡。吳弟站在原地久久不肯離去。

青春期到了,鄰居小黑姐常來示好,吳弟也展現了前所未有的熱情。但我們不想結這門親事,根本的解決之道就是替他「去勢」,以免後患。那晚他兩個哥哥從診所領他回家,見他垂頭喪氣雄風不再,兩個六呎大漢竟也在歸途,一掬男性同情之淚。

好幾天看他無精打采的,真教人於心不忍,我甚至懷疑這麼做是否太狠心,太不人道了?好在時間可以沖淡一切,當天熱的時候,吳弟的身子被剃得光溜溜的,只剩頭部的四周和尾巴的尾端,保留長長的毛,造型很像Lion King,果然他又回復了往日的自信。

有天我在客廳看電視,只聽到玄關的落地窗門被打開的聲音,半晌卻不見人進來,正覺得納悶,就看見吳弟大搖大擺的晃進來了,不會吧?我只聽過「狗掀門簾多管閒事」,可不知道「狗開大門不請自來」呀!

吳弟是我們家的開心果,每日必談的話題。因為他,我們家顯得更有生氣,也更溫暖,甚至遠行海外,打越洋電話回家問候的第一句話是:「吳弟怎麼樣?」而且採購清單裡一定有他專屬的項目。曾有友人知道我在養狗,想要送我名犬,都被我我毫不考慮的婉謝了,因為吳弟是無可取代的,他不是狗,他是我的家人。

後記

2012年5月28日凌晨1點45分左右,吳弟在他母親的懷裡嚥下世上最後的一口氣,歇了與生命搏鬥的勞苦。臨終前除了因心肺衰竭造成呼吸上的困難之外,沒有劇烈的痛苦與掙扎,只有無奈與不捨的眼神緊緊緊緊的揪著我們不放,但最後還是放下了。

幾個小時後,妻子給吳弟正在南部工作的二哥發了簡訊,同時也告訴他大哥:「吳弟走了!」一家人在不同的地方同時哭泣。

早在幾年前醫師檢驗出吳弟身上有癌細胞的時候,我們就開始預備面對這個時刻的來臨,但日子一天天過去了,吳弟還好端端的活著,正常得讓我們忘了他是個癌症病患,也讓當年幫他看診的醫師都驚訝,他可以活這麼久!正當我們慶幸上帝的眷顧時,吳弟的身體起了異樣,惡化之快使我們來不及瞭解與應變,事發到結束,才一個多月,吳弟盡力壓縮了自覺不堪的日子,始終如一的維持了自己的體面與尊嚴。反而是我們,竟是非常非常的難以面對。

原本預備好迎接吳弟去家裡養病的大哥,此時懷抱著吳弟踏著沈重的腳步走向醫院,完成吳弟大體捐贈的手續。我和妻看著吳弟安詳的面容,曉得此時的他已去了另個美好的世界,我們相信吳弟一定同意我們為他所作的最後安排。

吳弟來我們家才14年,5000多個日子裡他分享了大哥成家,二哥入圍了金馬獎,媽媽擠進了博士班的喜樂,但還有更多的事我們要他一起參與啊!我們真的希望他能在我們家多待幾年,但看他舉步維艱,寢食難安時,我們又希望他早點結束這沒有品質的日子,心中的矛盾難以言喻。

吳弟的離去使我們憂傷,短時間難以適應生活中沒有他的日子。但我還是以感恩的心情看待吳弟與我們的緣分,假設我們家從未有吳弟的存在,我們的日子會怎樣過呢?我們肯定會失去許多生活中的樂趣與生命的色彩。

我確定吳弟是上帝賜給我們的禮物,是重價買不到的禮物,或有人會問我:既是如此,何不再找個吳弟呢?

吳弟是無可取代的,之前沒有,之後也不會有。我們不準備再續前緣,因為……誠實的說,我沒有再度面對類似與吳弟分別的勇氣。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